adcadc影院在线观看

♂? ,,

两大强者约战苍穹,辜雀渔翁得利,靠着铜棺无视阵法,直接冲进了天柱之中。

火海石胎不敌铜棺,被辜雀一扣而入,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忽然显现……没了铜棺,自己怎么出去?

一时间,辜雀看着这十三天柱,不禁瞪大了眼。

甚至……额头已然渗出了汗水。

火海众强者看到这一幕,愣了好久,也终于反应了过来,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
“辜雀,罪孽至尊,出尽风头,现在倒是出来啊!”

“没了那古怪的铜棺,我看怎么出来!”

“哈哈哈哈!作茧自缚了吧!”

一个个声音传入脑中,辜雀也是心急如焚,打开铜棺并钻进去?算了吧!火海石胎还不得吞了自己……不用铜棺,这恐怖的阵法根本出不去。

他不禁抬起头来,望向天老,大声道:“请天老祝我一臂之力。”

天老微愣,随即摇头一笑,道:“冥冥之中天注定,我若助,会给带来无法承受的滔天因果。”

喜爱面包少女的早餐温馨甜蜜生活照

他说着话,脚下忽然诞生出一道道神秘的符文,整个人在瞬间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。

“天、天老…天……”

辜雀瞪大了眼,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这么果断,说走就走。

洞喜子道君缓缓道:“他深谙天机,因果缠身,的确无法帮。”

辜雀深深吸了口气,眉头紧锁,一时之间也不禁没了办法。

出去,怎么出去?要不干脆吧火海石胎放出来,先征服它,再利用铜棺破阵?

这似乎是目前来说唯一的办法了。

他叹了口气,心道当年韩秋降服后土,用的是神蚕纱,自己降服天水,则用的是后土。那么要征服这火海石胎,起码需要神宝才是。

想到这里,他恍然大悟,豁然朝外面黑白双环望去,大声道:“黑白双环,此刻意志觉醒,应该可以突破阵法,能否助我一臂之力,降服火海石胎?”

外面黑白双环惊鸣不休,黑白之光闪烁,忽然缩小到直径一丈的模样,直直朝那十三天柱的阵法而来。

只是在临近白色壁障的一瞬间,它们忽然又同时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天虚子不禁惊呼出声,皱眉道:“神宝似乎在受人支配?”

老卡尔摇头道:“不理解为什么会忽然停下。”

两人说话的同时,辜雀也眉头紧皱,看着那熟悉的黑白双环,一时之间,忽然涌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感受。

他有些发呆,心乱如麻,不知为何,迫切想要出去的愿望在此刻似乎被抛在了脑后。

因为他忽然觉得,似乎有一种更加重要的东西即将出现。

他死死盯着黑白双环,瞳孔一阵紧缩。

“唉!”

一声幽幽叹息,忽然从黑白双环之中发出,带着冰冷,带着幽怨,带着平静,带着那无法言说的万千情绪。

明明只是一叹,却像是表达了人世间所有的情绪,一时之间,众人百感交集。

而辜雀,则是身影剧震,不禁豁然变色,身肌肉瞬间绷紧。

接着,喃喃出声:“冰洛……”

他听不出自己声音的沙哑,只因他脑海之中尽是这个声音,无数次魂牵梦绕的声音。

俗事缠身,他已然将最深刻的心事埋葬在了心底,只因他明白了很多东西。

他明白了这个世界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,他明白了自己依旧弱如蝼蚁。

他明白了世间格局风云变幻,每一天都在不一样,自己稍有不慎,便会粉身碎骨。

他明白,自己必须要稳!

要有绝对的把握!

他已很少想起,但正如那一句话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有些东西,一旦成了习惯,便会让人忽视。

只是当他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那如水一般的往事,便又涌了上来。

滔滔不绝,席卷灵魂。

他看着前方,未曾眨眼,未敢眨眼。

黑白双环散发出柔和的黑白之光,那圆环如镜,其中元气规则涌动如水,一双纤纤玉手,顿时便伸了出来。

那是嫩如青葱的一双手,白皙光滑,那么熟悉,又那么令人心碎。

辜雀的身体已然在颤抖。

而那一双手,则是缓缓伸出,接着骤然插进了那坚韧的白色壁障之中!

一声惊天动地的铿响传遍天地,这一双纤细的手,像是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压,顿时令白色百丈寸寸崩碎,十三根天主都开始剧烈摇晃了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!那到底是什么东西!”

“我的天!大阵要崩溃了!”

“这种超越了天人之境的阵法都能被轻易插爆?”

一声声惊呼响彻天地,所有人脸色惨变,但辜雀的脸上却没有表情。

他只是木然地看着那一双手,那一双手,他曾看过,曾牵过,曾吻过。

但此刻,它竟然是那么陌生!

它像是具有无边无际的力量,没有任何元气,但却轻易撕碎这可怕的阵法!

十三根天主,直通苍穹,伟岸如斯,却被那一双白手,直接插入,然后朝两侧一拉,一道恐怖的大口顿时显现开来。

大阵在崩碎,连同周围的虚空一般齐齐崩碎,黑白双环呜咽,那一双手也渐渐缩了进去,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辜雀的脸上没有表情,只是缓缓闭上了眼。

黑白双环缓缓飞来,在他脸前盘旋,散发出一声声亲昵的呜咽。

辜雀没有睁眼,他的身体在颤抖。

“铮!”

一声轻颤响起,黑白双环散发柔和的光芒,像是一双手,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。

但辜雀,却是豁然睁开双眼,直接厉吼道:“给我滚!”

声音传遍大地,所有人都不禁愣住,黑白双环是辜雀的东西,这已然是天下皆知,他怎么突然要自己的神宝滚?

他在想什么?

自己在想什么呢?

辜雀深深吸了口气,眼眶通红,却是什么也不敢说,甚至什么也不敢想。

他不敢去想象那一种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可能。

那一种可能,足以毁了自己。

他看着前方轻轻颤抖的黑白双环,忽然摇头勉强笑道:“或许,这并不是的错。”

说着话,缓缓伸出双手,黑白双环顿时在空中欢快的跳了跳,轻轻套入了他的手腕,安静的沉睡。

辜雀深深一叹,猛一咬牙,不再多想。

抱起铜棺,直直朝那灵英天洞而去。

稳稳落在洞口,他停住了身影,忽然转身朝四周看去。

四周岩浆尽退,唯有热气蒸腾,破碎的大地显露出来,已然是漆黑一片。

当然也有强者,神阶、神君,甚至超越神君,甚至天人……

无数人,都在看着自己!

他背着铜棺,忽然忍不住仰天大笑。

笑着,豁然转身,大步走进灵英天洞。

BizStudio-lite Theme by SketchThemes